文体
中国盘锦
盘锦中国的“湿地之都”。拥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海滨芦苇湿地,天下奇观“红海滩”
您现在的位置:频道首页 / 文化盘锦 / 宋晓杰:故乡盘锦的歌者
宋晓杰:故乡盘锦的歌者
来源:盘锦日报 | 2019-06-06 |

问/史洪斌 答/宋晓杰

问:欣闻你的“二界沟”系列作品近日入选“2019年度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”,首先对你表示祝贺。这次入选意味着什么?

答:谢谢!此前,关于二界沟的写作选题已入选“2016年度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项目”,那是非虚构作品。今年再次入选的,是儿童长篇小说。我没有考证过,时隔仅三年,同一个定点深入生活地点、不同体裁、两次入选,在全国有没有先例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机率很小。因为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只对作家的选题负责,选题发生地可以在全国范围内遴选。之所以固执地“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”,并不是我想挑战哲学命题,只能说明我对二界沟、对家乡渴望了解得更多,让我更清楚自己的来龙去脉。也可以说,在三年的往返过程中,我觉得二界沟太丰富、太深邃,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把它精彩的不同侧面反应出来。

问:据了解,这个项目你已经采访了三年多。如果换个素材和体裁,你完全可以出版三本书。为什么要跟自己“较劲”,“承接”这样一个受累的项目?

答:是的,如果用这三年的时间“自主创作”,我可能会写出二三本文学作品。这一次的确是我自加压力、自己难为自己。因为非虚构作品必须实地采访、查阅大量资料,才能在头脑中构建出全部轮廓和诸多细节。像造一座房舍,不仅要构建出蓝图,更要考虑砖瓦、顾及钉铆。对于写作者来说,顺风顺水、毫无难度的写作,很容易使自己滑入惯性的泥潭,复制出雷同的作品。自从我的工作从盘锦调入沈阳以及偶尔客居北京之后,我对家乡便有了地理意义、文学意义上的回望。距离产生美,距离也催生责任。我常??轿首约海阂晕难У拿?,我能为家乡做些什么?于是,便有了这次自找苦吃的“还乡”之旅。

问:原来你在盘锦的工作与文学有关,现在调到了省里依然如此??刹豢梢运凳俏难С删土四??文学带给你什么?是宿命还是与生俱来的热爱?

答:文学让我认清了自己,文学也让我看到了更远的远方。我不知道是否是宿命,这命题太大、太沉了。我更愿意认为,是与生俱来的热爱。我的爸爸是个有耐心的爸爸,我脑子里一直印着冬日清晨爸爸伏在炕上给我改作文的影像。父亲的遗传在先、培养在后;接着,便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狂热的外国文学热,正值青春华年,它催生了我的文学梦。于是,那么多奇思妙想像窗外六月的花草,一夜之间便伸出茸茸、细软的曲茎或羞涩地打着朵儿、张开花苞。我从十七岁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至今已三十余年,不论生活际遇如何变化、日常如何匆促不堪,我的心中始终萦绕着甜润的花香、微苦的土腥。俗世生活中的不快、惊吓、愤怒,都可以在一张书页中轻松化解,如冬雪中的一杯咖啡、夏暑中的一杯柠檬水。如果没有闻到河边的腐草味、田园中的马粪味、荒野中风霜味,我会觉得这一季白过了、这一年浪费了,从而无比谴责自己。于是,我用文学记录下它们,以自救。

问:作为一本文学科普读物,《我的湿地鸟类朋友》去年一经出版便引起轰动,今年依旧持续升温。这本书在你的创作履历上占有什么位置?

答:《我的湿地鸟类朋友》是在《湿地鸟影》(重庆大学出版社,2012年)的基础上重新构思、写作完成的。写鸟类随笔是挑战,也是“难为自己”的一个表现。虽然盘锦有260多种鸟类,但具体观察却是难题。何况,鸟类术语、常识是小众话题,学术性、专业性极强。不过,在谷洪旺老师的帮助下,我还是完成了一系列鸟类随笔的创作?!段业氖啬窭嗯笥选芬皇橹醒∪×似渲械?0种,它们如40群精灵,带着盘锦的讯息飞向全国。该书出版半年来,陆续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学习强国》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》《华西都市报》《辽宁文学微报》等微信平台转发,在《新青年周刊》《羊城晚报》《今日辽宁》《辽宁日报》《北海日报》《嘉兴日报》《江南晚报》等报刊上刊发。在辽宁广播电视台经济广播电台、吉林教育广播电视台、盛京文学大讲堂、沈阳市和平区第一小学等进行专题讲座,同时,它还入选了“樊登读书”联合70余家出版社推荐的最新好书;在2019年全国少儿图书交易会上,入选了24家少儿出版社社长及总编辑推荐的24本优秀图书;还入选了吉林省、广东省小学生暑假阅读书目。这样的书写是自愿的、自觉的,它承载着我的责任与义务——对地域的,对文学的。在我的创作中,是绕不过的重要一笔,必将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。

问:您可以说是文学的多面手,诗歌、小说、散文、儿童文学,都可以驾驭。我发现你对儿童文学情有独钟。一个成年人,怎么会了解孩子的生活?

答:谢谢你的溢美!不敢说是多面手,但各个体裁我的确都有一点涉猎,只是近年来儿童文学作品略多些。昨天是儿童节,我在微信中写道:儿童应该是一种心境,而不仅是年龄。当一个人进入壮年或成人作家进入创作的成熟期,如果不写儿童文学或在其作品中没有显现出儿童般的“清澈、朴素”,是可怕的。因为儿童——只有儿童,是上接天使、下接人间,经由母亲与母土被缔造出来的精灵,神秘、新生、美好的诸多品质他们同时具备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具有成长的力量、无限的可能——你永远也无法想象,在时光的隧道之中穿行,一个二尺半的婴孩会创造出怎样的奇迹。欣喜的热泪、无意间的伤逝、噬心的伤痕,都会影响终生。成长的经验、性格的形成、奇迹的创造,或者说,他将成为一个怎样的人,都在童年或轰轰烈烈、或悄无声息中打下人生看不见的根基。因而,文学的教育功能非常重要。但是,教育不是硬塞给他们的。儿童是“小号的人”,而不是“缺斤少两”的“半成品”。他们一生下来,作为人的本能、需求以及对善恶美丑的感知与成人无异,他们缺少的只是漫漫生活加给他们的经验、视野、格局、境界和认知等等?;诖?,成人写儿童文学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
问:我发现,故乡的影像一直印在你心灵的底板上,这说明你对盘锦爱得深沉而通透。故乡真的是作家无法回避的主题吗?或者说,是什么让你找到了歌唱故乡的音符?你的下一本书还与盘锦有关吗?

答:写这个访谈时,我恰巧正在读美国作家托马斯·沃尔夫的长篇小说《天使,望故乡》。这位只活了38岁的著名作家,因为这本处女作而让??四山约旱拿至性谄浜?、凯鲁亚克将其作为自己的文学偶像。为什么?作者以一个小镇为背景,巧妙地把美国纳入到一个人的经历之中?!疤剿魇奔?、信念、孤独和死亡,表现超越生存时空的勇气和理想”。天使啊,如今回望故乡,融化于悲悯。也许,隔开地理意义上的时空,“被埋藏的生活故事”才能在回望中更清晰、准确。不论是美国宾夕法尼亚的阿尔特蒙小镇,还是中国东北的盘锦,故乡是母土、是温床,是一个人至死也无法断掉的“脐带”,每个成熟的作家都会终生受益于它;亦或说,故土的滋养使写作者受孕、成熟。近年来,我以盘锦为背景创作出六七部文学作品,下一本书写什么我也还不知道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不论我要写什么,故乡永远像融化的盐,使躯体健壮;故乡永远是奔流的血,使生命旺盛。发声,以自己的音域和唱腔,这就足够了,哪管它微弱、单薄。

上一篇:我市顺利完成2019年普通高考工作
下一篇:我市开展“六·五”环境日 暨无废城市启动宣传活动
相关阅读
热点图片
关于我们| 广告服务| 法律声明| 举报邮箱:pjsgbdst@163.com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427-2816199|24小时新闻热线:0427-2825031


盘锦市委宣传部主办,盘锦广播电视台承办
叫真人的娱乐网站 团风县| 长葛市| 古田县| 清水县| 景德镇市| 湖北省| 义马市| 吴桥县| 南部县| 东乌珠穆沁旗| 绥宁县| 法库县| 皮山县| 保定市| 盈江县| 茶陵县| 宝山区| 天峻县| 武陟县| 许昌县| 怀来县| 岗巴县| 阿瓦提县| 巴彦县| 广宁县| 古交市| 泸溪县| 泾阳县| 孝感市| 隆林| 高平市| 宁国市| 大悟县| 湖口县| 城固县| 连州市| 兖州市| 建德市| 余庆县| 大足县| 游戏| 布尔津县| 开远市| 辰溪县| 许昌县| 乳源| 双牌县| 洱源县| 邢台县| 通道| 荥阳市| 宜州市| 平阴县| 田林县| 舟曲县| 麟游县| 丹东市| 民丰县| 新和县| 东山县| 湾仔区| 尚义县| 九龙坡区| 区。| 茌平县| 荆州市| 正安县| 延安市| 霍城县| 寿光市| 宣威市| 报价| 苗栗市| 三亚市| 读书| 河西区| 屏东县| 德令哈市| 清河县| 鄂尔多斯市| 肃宁县| 惠水县| 莱芜市| 灵石县| 江津市| 库伦旗| 阿拉善右旗| 贵定县| 鹤峰县| 浙江省| 洮南市| 乐平市| 曲松县| 北安市| 顺昌县| 甘谷县| 青河县| 荆州市| 安义县| 全州县| 安西县| 巫山县| 松原市| 南通市| 定日县| 阿荣旗| 米脂县| 大厂| 清远市| 天柱县| 奉化市| 临澧县| 合水县| 涟水县| 枞阳县| 巴林左旗| 沙田区| 孟村| 潼关县| 盖州市| 祁阳县| 三河市| 台北县| 方正县| 安义县| 沐川县| 南康市| 阿鲁科尔沁旗| 隆德县| 桃园市| 丰台区| 武安市| 阜康市| 长武县| 和田市| 辽宁省| 宕昌县|